好人 好老师 好学者——《师者王克》编辑札记

发布时间:2015-7-22 16:50:32  阅读数:

       哈工大报讯(田新华/文)手捧书稿《师者王克》,一个好人、好老师、好学者的具象跃然纸上——
恢复高考第一年的1977年,你的分数虽高过了清华、北大,却差点因“政治原因”而淹没在落榜人海中。多亏东北师大好老师黄启昌教授,慧眼把你破格招到他的门下。好人,好老师,好学者为你做出了榜样!
  入学后,你像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让晦涩的数学几乎占据你所有的空间。为了静心,为了不打扰十几位同寝,你竟向学校提出搬到门卫室住。从本科到硕士,这一住就是7年,很多人以为你就是门卫。难道不是吗!那深夜微弱的灯光下,你在痴迷的数学世界里遨游,你在忠诚地守护着那心仪的科学世界。
  毕业了,你感恩留在培养你的母校,开始传道、授业、解惑的教师生涯,到2004年被引进到哈工大(威海),30年来你一直站在教师的讲台上,成为一名真真切切、名副其实的好老师,两次被学生投票推选为“我爱我师——我心目中的好老师。”
  2015年5月11日,66岁、已退休一年但仍坚守讲台的你突然病逝,这让学生惊愕痛惜!他们从海内外纷纷赶到你的病榻前长跪不起:老师啊,你怎么舍得让我们难过啊!老师啊,我们还没听够你的点拨、没听够你的课啊!老师啊,我们说好了要一起去看海啊……泪水,泪水,泪如泉涌化作文字在键盘上飞舞。在学生的心中,好人、好老师、好学者透过模糊的泪眼像摄像镜头般地渐现推近——
你是一个朴实真诚、不知索取、仁爱他人的好人。你在生活上没有高要求,一件白色背心和老旧的自行车,成为哈工大(威海)校园中的独特风景。有的学生没听过你的课,但这个镜头却像雕塑定格在学生心中。你为研究生结婚租房要进行多次实地考察,而你自己家的屋子里却是那样简陋,10年前的水泥地面映照着你对生活的理解。
  你站在学术前沿带领课题组进行的研究屡出成果,但论文署名时你一定会把自己的名字排到后面。1992年起,你就应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但直到你去世,自己也没过问过、没拿过。你对学生毕业后的去向像父亲一样关怀备至,对出国或没留校的学生也是一直保持着邮件和电话联系。拜年电话是学生想家的最好报答。有好几个学生都说好了回国后要陪你和师母去看海、去旅行,去说说心里话,可你怎么一个人就突然走了呢?学生想你,你就是大写的好人,好父亲啊!
  你是一位爱学生、爱讲台、爱求索、爱事业的好教师、好学者。你坚持每周为研究生开设没有报酬的讨论班,风雨不误。那熟悉的身影、熟悉的声音,那瞄准世界数学发展前沿的求新目光与密切联系经济社会发展重大关切的责任,让学生看到了你的平凡与高大。在SARS病毒袭来的时候,你忘记了自己多年患有发作了都得扶着墙走的美尼尔氏综合征,迎难而上第一时间大胆开始了对SARS病毒传播模型的研究,开辟了随机生物数学研究方向,在科学出版社出版了国内第一部《随机生物数学模型》专著。
  求索、创新、碰撞,这样的讨论班,让师生教学相长,创造性思维在十几平方米的教研室弥漫飞扬。如今导师走了,学生不仅想你,还要使你的灵魂在这里延续。好老师,一批批的学生还要在这里,因为这里有你的呼吸,有你的思想,有你的弟子们在接力。他们也要像你一样:“学生们把生命中最美好的青春年华交给了我们,我们只有努力教授给他们真才实学,才能对得起他们的信任。误人子弟是不可饶恕的罪过。”
  学生们习惯称你“克爷”,因为你敢于攻克数学难题,克敌制胜;弟子们把你看作父亲,因为你像高山那样给他们力量,像大海那样对他们敞开胸怀。编辑《师者王克》的日子里,我跟着书稿的文字在感动,跟着那么多人的心在感慨。好人,好老师,好学者,你就是我们身边的榜样啊。而榜样带给我们的精神指引,是时代的精华,也是来自社会的呼唤。无论经济如何富足、军事如何强盛、科技如何发达,人们都需要从榜样的身上习得社会行为,形成价值判断。
  师者王克,作为当代优秀知识分子的代表,你用你的思想、情操和行为朴实而生动地再次诠释了时代精神和哈工大精神。有幸的是,我担任了《八百壮士·第一卷马祖光》、《精神的力量》和《哈工大追梦人》等系列图书的责任编辑,并被书中的哈工大人所感动。作为《师者王克》的责任编辑,谨以此文作为缅怀你、学习你的编辑札记吧。


 

编辑:张东杰 来源:哈工大报

新闻搜索

今日新闻

投票

十大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