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人】行军床的心灵之约

发布时间:2015-6-19 14:10:29  阅读数:

      哈工大报讯(孙长彬/文)编者按:他是一名地地道道的“90后”,也是一名刚工作一年的学生辅导员,同时还是一名在生活和工作中与青年打成一片的团干部。让我们走近计算机学院辅导员、团委副书记孙长彬,听听他分享和讲述自己所写的《行军日记》中的一些小故事——

  我来自哈尔滨市对青山镇一个贫困的小村庄。大学4年,母校的倾心栽培和老师的谆谆教诲,让我能够在哈工大这片沃土中阳光成长。我深深地感恩母校,热切期待成为一名光荣的哈工大人。一年前,我以年级第九的成绩放弃直接保送研究生资格,毅然选择留校做一名辅导员。还记得留校时,我的老师曾对我说:“辅导员是一份很有价值的工作,能改变和影响很多学生!”时至今日,我已经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团干部,更加深刻地感受到这份工作的意义所在。
  留校工作后,我一直在思考如何才能成为学生的人生导师和知心朋友?怎样才能走进学生的心灵影响他们的灵魂?当校团委提出“五进五同”知心计划,号召团干部自觉走进课堂与青年同听课、走进寝室与青年同夜谈、走进支部与青年同活动、走进网络与青年同心声、走进心灵与青年同脉搏时,我想,这不就是走进青年的最好途径嘛,那我就挑一个最有挑战的方式——从走进寝室开始吧,要进寝室最彻底的方式就是和他们一起住。说干就干,于是我立刻买了个行军床,开始了我挨个寝室的心灵相约。
  微信上常有人说 “点赞容易,当面夸难”。我想说 “走进公寓容易,住进寝室难”。在开始住寝室之前我做了充分准备,熟悉每个学生的兴趣爱好,设计夜聊话题,设想各种场景。但是,当我第一次搬着行军床站在学生寝室走廊里时,就像刚进城的山沟里的孩子一样,心中怀着无比忐忑的心情在走廊里来回踱着,琢磨着每一个寝室:他们会同意我住进去吗,他们如果不高兴是会默默忍着还是直接把我轰出来呢?会不会因此影响我和同学们的关系呢?……各种顾虑在心理纠结成一团麻,心里仿佛有好多个孙长彬在相互斗争。当我走到楼梯口的时候甚至想一溜烟转身回到自己的寝室算了。反复下了几次决心后的我终于推开了6069寝室的门,同学们看着搬着行军床的我一脸茫然好奇,当听到我说今晚要和他们一起住的时候,七嘴八舌地围观过来“啊?为什么呢?”“彬哥,我晚上打呼噜……”“彬哥,我明天要起特别早,不会影响你休息吧?”甚至还有闻风而来的其他寝室的同学,都来看他们彬哥的“心血来潮”。行军床在“众目睽睽”之下就这样第一次成功地搬进了学生寝室。
  还记得第一次带着行军床住6071的时候,我碰到了最大的难题。这个寝室所有人都不是学生干部,所以跟他们的接触虽不算少,但是想要敞开了聊天我看很难。大家都在盯着电脑做自己的事情不说话,我坐在那里无比尴尬。我想方设法主动找话题,“哎,若谷你在干嘛呢?”“哦,研究代码啊。”然后没声了。我接着来,“你评选国家奖学金的时候演讲很不错啊,以前做过主持人吗?”“哦,没有。”“那你还真是有天赋啊,我觉得你这方面如果加以锻炼应该非常出色。”“哦!”“文欣你在干嘛呢?”……就这样我一个一个人地问,这一晚我觉得我的脑细胞已经死掉几万了。幸亏当晚我看到林弈城的电脑上有个英雄联盟的游戏快捷方式,我们才找到了热聊的话题。虽然聊游戏不妥,但是特殊时期只能特殊对待了。后来听他们说第一次之所以没有特别抵制我,是因为他们刚刚来到一区时,我就能叫出他们所有人的名字,并且还能在寝室和他们聊游戏。
  一次次忐忑紧张、一次次没话找话、一次次自黑互黑,我终于完成了第一轮的破冰之旅,融为他们夜谈的一员了。
  随着“行军”次数的增多,我感知着每个学生丰富的情感,倾听着他们别样的故事,渐渐地走进了他们的心灵。住寝室的时候,我发现一位同学不交作业不好好学习的原因竟然是因为觉得父母对他不够关心,他想通过不学习引起家里的注意。那晚我和他掏心窝讲了许多,讲他的父母,讲我的父母。这次及时的发现和之后反复地深入交流,以及和他父母一起采取的积极行动,让他慢慢消除了对父母的误会,逐渐变得主动积极、阳光热情。像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我了解到了很多同学问题的根本症结所在,知道了如何去帮他找到人生自信。
  一次次发现我平时所不能发现的问题、一次次耐心地引导和陪伴、一次次及时解决难题和化解危机,一次次和他们一起经历、一起见证、一起改变,我努力地把自己的温暖和情感倾注到每一名团员青年身上,成为他们的好朋友和贴心人。
  到今天,我已经把二公寓的大三寝室住了两轮多,累计70多次,在此期间我的收获和感动远比我的付出多得多!
  我记得像兄弟一样的藏族小伙子格桑次仁,在寝室没有空间放行军床的时候,主动提出自己睡地上给我让床铺的感动;我记得原先不善于表达的小刘在我第三轮住进他们寝室时,终于给我发出的第一条短信:“彬哥,您别太累了,我们挺你!”我还记得小成从微软之行回来时,第一时间把公司赠送的鸭梨拿回来给我吃的温情;我也记得因为每次加班到很晚不能按时去寝室时,同学们催促的电话就会如约而至;还记得第一个行军床住坏了,当晚轮住寝室的6个人竟然全都跑到办公室要帮我搬新床……
       一次次感动、一次次收获、一次次相伴成长,让我的内心充满了无穷的正能量和浓浓的幸福感。我深深地认识到受到尊重、得到理解、得到宽容是每一名团员青年不可缺少的心理需要,只要有持之以恒的爱心和诚心,就能够滋润浇开每一朵心灵之花。
  我已经习惯了每个寒暑假都提前半个月返回学校陪伴补考的同学;每个春节都给家里困难的学生挨个拜年;每到期末向获得荣誉的团员青年家里和高中母校邮寄喜报,激发青年成长的不竭动力;我千方百计地把学院的名师大家请到小班团支部、请到团校课堂、请到团员青年身边,点燃青年的成才梦想;我穷尽心思策划了一对一帮扶老教师学习电脑的 “夕阳e时代”,帮助全校师生解决计算机故障的“电脑110”,覆盖全学院团支部的志愿服务创新立项,引领青年学会责任和担当。
  作为哈工大共青团干部的普通一员,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会继续这美好的心灵之约,努力用真情、真心、真诚滋润团员青年的心田,帮助团员青年筑梦、追梦、圆梦,引领更多青年自觉将自身发展与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紧密结合起来。


 

编辑:张东杰 来源:哈工大报

新闻搜索

今日新闻

投票

十大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