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魁玉:且看中国全民阅读的风景

发布时间:2015-4-22 16:41:01  阅读数:

人民网(http://hlj.people.com.cn/n/2015/0422/c370815-24596808.html)2015-04-22报道:

      如果我们作个“读书考古学”挖掘的话,就会发现其实中国人很早就开始读书了。比如《尚书》这部据说是中国最老的文明典籍,便可以简称为《书》,那么,后来我们就把这种在竹简上、青铜器上和各种纸上看字的行为就称为“读书”了。对于造纸术和印刷术的发明国的中国,读书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尽管古代社会由于受教育多寡的缘由,并非人人都可以享受到读书的权利和乐趣,但我们华夏民族的读书生活还是悄然开始了。再后来,我们中国人竟然把上学也叫“念书”或“读书”了。有礼仪教养的名门望族亦称作“书香世家”。因此,我们说中华文明的基地是读书,恐也不为过。从古至今,有无数像孔子、老子、墨子、庄子、孟子、荀子、韩非子、屈原、司马迁、王充、李白、杜甫、韩愈、李世民、朱熹、苏东坡、王阳明、康熙、曹雪芹、康有为、梁启超、蔡元培、胡适、鲁迅、毛泽东、梁漱溟、熊十力、周恩来、钱学森、邓稼先、邓小平、陈寅恪、钱钟书、习近平、李克强、莫言这样的先贤伟人或杰出人士,都是读书读出来的!为什么要读书?我们就是要读书。

      不仅如此,还有无数平凡而又不平凡的中国人都是通过“读(万卷)书”获得学识和人格提升的机会,以及愉悦感或幸福感的。可以说,不读书就不能“立人”,不读书就无法“立国”,不读书文明就难以永续传承,不读书中华之经济崛起就毫无社会根基、精神气象可言。我们不妨套用当年梁启超先生《少年中国说》的口吻说“读书多,则文明多;读书强,则国家强”。大家都知道,凡是世界上爱读书的国家和民族都是文明的、强大的和令人敬重的。比如法国人,比如英国人,比如瑞士人,比如德国人,比如犹太人。在巴黎的地铁里,在剑桥的图书馆里,在德国的农庄里,都处处洋溢着书香。诚如李克强总理所言:“我们国家全民的阅读量逐年增加,这将是我们社会进步、文明程度提高的一个十分重要的标志。而且,把阅读作为一种生活方式,把他与工作方式相结合,不仅会增加发展的创新力量,而且会增强社会的道德力量”。所以,我们要在世界文明史上再做一次全体人民自觉参与的阅读行动,不仅是必然的,而且也是可能开出一片文明新氛围、新风景的。

      早在20世纪80年代,我们的国家就曾经是一片读书的海洋景象。由于刚经历了十年文革,人们曾几何时爆发出了一股少有的珍惜时间、热爱读书的激情。现在追忆起来,八十年代的可爱和难忘,很多都是跟读书的意象分不开的。那时的年轻人和中老年人,还没有多少电视节目可看,也没有计算机网络和手机微信可玩,也没有各种外语或拿证的考试。惟其如此,他们才能得以集中精力广泛阅读书籍。值得一提的是,那时的读书人多半是自发地、无功利目的的阅读,之所以如饥似渴地汲取知识,并不是为了赚钱、出国之类的具体人生目标。习近平主席也曾回忆过70-80年代,在陕西、北京的那段美好的读书经历,诸如《复活》、《红与黑》、《牛虻》、《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浮士德》都是那时阅读的。他甚至还跟著名作家、《平凡的世界》的作者路遥,在窑洞里相交过,切磋过文学。正如博尔赫斯所说:“我想象的天堂,就跟图书馆那样”。诚然,读书也应无须男女老幼,无分南北东西,大学田野,网上网下,只要是对人们有益的好书都是可读的。可以泛读浏览,也可以精读元典,凡有所读,皆可收获心得。

      我们要塑造一个读书的风景,首先就要读起来,要将读书当成一件自愿的大事来做,而不是被逼无奈的功利小事来应付。毋庸讳言,当下的人似乎都很忙碌,以至于每个人都对“时间哪去了”大发感慨。由于我们处于市场竞争时代和信息网络时代,我们的时间被无情地切成了碎片,简直找不到大块的读书时间了;但为了我们成长的需要、完善工作的需要和心灵提高的需要,我们就必须将一切可以动员的时间都挤出来用来读书。我们再忙,也没有国家主席和总理忙嘛。重要的是,我们要管理好自己的时间,以便更好地养成读书的习惯,并将读书生活像爱情一样坚持到底。如此说来,中国的全民阅读风景一定会向世人展现出来。

      最后,要强调的一点是,鉴于大学是国家学术和文明传播的窗口,以及最理想的读书场域,所以必须在大学生中大力提倡读书(不仅仅是背读教科书),要让2300余万在校大学生成为全民阅读的主力军和示范力量。因为诺大一个中国,如果大学生和他们的老师都不爱读书了,那我们的国家还有什么希望?还有什么持续的竞争力和美丽的读书风景呢?

(作者系哈尔滨工业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社会学系教授)

哈尔滨工业大学人文学院唐魁玉教授推荐的五本书:

1老子:《老子》(《道德经》),中华书局;

2(法)福楼拜:《包法利夫人》,人民文学出版社;

3费孝通:《江村经济》,北京大学出版社;

4(英)吉登斯:《现代性的后果》,译林出版社;

5(美)卡斯特:《网络社会的崛起》,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作者简历:唐魁玉 (1962-),男,吉林省辉南人,1984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哲学系,并获哈尔滨工业大学法学硕士和管理学博士学位。现为哈尔滨工业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社会学系教授,社会学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国社会学会理事、中国网络社会学会副会长、中国社会生活方式研究会副秘书长、《中国人力资源社会保障》杂志专家委员会委员、《哈尔滨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副主编等。主要从事网络社会学、人类生活方式和文化研究,有《网络化的后果》、《虚拟企业和谐互动的社会管理研究》等著作多部。在国内外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130余篇,为近20年来国内集中研究互联网相关社会学、哲学问题的研究者之一。
 

编辑:冯佳玥 来源:人民网

新闻搜索

今日新闻

投票

十大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