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人】哲学课,也可以如此有趣——访“我心目中的好老师”教学奖获得者田径

发布时间:2015-4-16 8:06:03  阅读数:

      哈工大报讯(学生记者 包金琳 张钧翀/文)已经过了18:30,还有学生陆续赶到二校区B41教室,他们都不想错过精彩的通识课“西方哲学导论”。而这门课的授课教师——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田径,也深受同学们喜爱,并在知名校友高永平捐资设立的“永微”奖教金评选中荣获“2014年我心目中的好老师”称号。
      一门哲学课如何做到吸引众多理工科学生的目光?带着好奇,记者也亲身感受了田径的课堂。台上的田径衣着朴素,讲课时表情极为丰富,时常露出微笑,语言也十分幽默。谈到中国哲学的核心——道和器时,他举例说:“道可以被理解为器物最初设计时预设的基本原则,当器物恰当地实现了自己的功能或用途就呈现了道。譬如茶道,茶壶依茶道被设计出来,当我们用它来冲茶时它就恰当地实现了自身的用途,因而也就呈现了茶道。但是如果你花几十万元买了一把茶壶,这茶壶就成了收藏品,你还舍得经常用它来冲茶吗?当器物原有的用途被遮蔽了,道就隐而不显了,我们需要对它进行修正,使它重新呈现‘道’。”一个简单的例子,却让学生对“道和器”有了深刻的理解。
      在解释机械论,提到钟表的概念时,田径说:“大家小时候有没有拆过家里的钟表?我就因为拆钟表,挨过揍!”如此生活化的小事,不仅拉近了师生之间的距离,也活跃了课堂氛围。记者还发现虽然有同学不能理解课堂的全部内容,却仍然仔细聆听着老师的讲述,并不时地做些笔记。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了,记者和学生感受到最多的是轻松和愉快,以及对哲学的理解与思考。
      课下,记者对田径进行了采访。从2005年至今,他已经讲授了近10年的哲学课,回忆起最初上课的情形,田径讲道:“我相信每一位老师刚开始上课都特别辛苦,会在课前演练很多遍。对我来说,准备一次课就需要浏览大量资料,课堂上为了让学生产生共鸣,我会经常寻找较新的案例,因此每年的备课内容都有所不同。不过这样的经历,对自己来说也是一种提高,教学相长嘛!”正是这种不断学习的态度,才让他设计出一堂又一堂生动活泼的哲学课,不过他却把自己的课程受欢迎的原因归结于:“都是沾‘哲学’的光,大多数同学选我的课,是对哲学感兴趣。”
      像“西方哲学导论”这类面向理工科学生的课程,要做到“口碑相传”很不容易。对此,田径说:“虽然每个人对哲学的思考深度和喜好程度都不同,但当我在课堂上尝试着还哲学以真实面貌时,同学们总会听到一些与自己之前对哲学的理解不一样的地方,哲学问题带给他们的冲击和刺激,会引发同学们对哲学的兴趣。”
      在田径的课堂上,经常会有师生对话和观点讨论,他认为:“大家一起思考,才会让思想更加成熟。我很享受在讲台上与学生自由对话所带来的体验。”为了提高学生的参与度,田径备课时会慎重选择一些典型的哲学问题,并根据课堂反馈情况,掌握学生的接受程度,以调整问题的深浅程度。在他看来,哲学和人生有着密切的联系,哲学课不仅要教授知识,更多的是要培养学生的思辩能力。田径还经常建议学生更加系统地训练自己的思维体系,这对于以后的发展大有裨益。
      理学院的钟佩耕说:“早就想学哲学,但光看书又理解不了。田老师讲课非常接地气,会举很多例子,这些都有助于我更加深刻地理解哲学。”航天学院的一位同学这样评价道:“田老师很幽默、博学多才,每堂课都能给我带来新的想法和思维方式,这些都吸引着我继续学下去。”贴吧里也有人赞扬道:“田径老师是启人蒙昧的好老师!”甚至有学生在听完田径的课后,手写了两万字的论文,来记录自己在课堂上的收获。马朝霞是2013级马克思主义哲学专业的研究生。在谈到恩师时,马朝霞说:“最开始做研究不知道从哪里下手,田老师从敲定论文题目、搜集资料到整理思路,甚至写作技巧,都一点一滴耐心指导。”
      复杂的事情讲简单,简单的事情讲有趣,有趣的事情讲深刻。在田径的课堂上,艰涩难懂的哲学变成了一门有趣的学科,正是这种生动活泼的课堂氛围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学生走进田径的课堂。


 

编辑:张东杰 来源:哈工大报

新闻搜索

今日新闻

投票

十大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