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走得更远——台湾游学有感

发布时间:2015-3-23 9:46:09  阅读数:

       哈工大报讯[编者按]从哈尔滨到台湾,从冰天雪地到四季如春……我校一批学子到台湾高校游学,与台湾学子一起听课、一起做团队讨论、一起看英文书籍、一起参加活动,收获多多,感悟多多。本期我们选取了几位同学在台湾高校的游学笔记,通过他们的文字和视角,去了解台湾高校的方方面面。

台湾中山大学:别具特色的课程
经管学院 翟钰英

       来台湾中山大学交换,课业自然是最重要的。由于之前对于中山大学开设的课程没有特别的了解,原来预选的电子商务专案和决策支持系统专案,交换一个学期的学生是没有办法选修的。因为这些项目类的课程课时长达一年,一个学期不可能完成。我便改变选课计划,另外选择了两门资管系别的课程。我在中山大学修的课程不算多,却发现每门课都有其自身的特色。
       最别开生面的课,要数一门研究所的课《专案管理》。别样的上课方式、奇特的学生组合,是我从未体验过的。我选的是硕士班的课,结果除了硕士生,还有好多在职专班的学生,我成了全班年龄最小的一员,也是唯一一名大三学生。我在第一堂课就认识了一位50多岁的同学,当时还误认为是老师。我曾经担心自己修这门课会有困难,第一堂课与老师交流,负责课程的林教授鼓励我:“认真学,没问题的。”在这门课上我认识了好多在职的同学,看到他们在忙碌的工作之余还在认真地学习,自己又有什么理由退缩呢?在这一学期,我几乎一直在分小组作报告。期间老师会要求我们去看好多本书,从而讨论相关理论在实际中的应用,因为班级好多同学都是有多年工作经验的在职人士,他们解决每个项目遇到的问题总会有很多经验。在这门课中,我收益良多,虽然大部分时间我的角色只是一个倾听者,因为自己实在没有多少经验可谈,而在这里听到的、学到的却比平时课堂上收获的更多。不仅如此,我还认识了好多年龄比我大很多的朋友。他们对我这个来自大陆的学生很感兴趣,也非常热情。年龄的差距丝毫没有构成我们之间的隔阂,反而使我了解了很多我这个年龄层次不了解的东西。
       《经济学》与《ERP》,两门教材包括PPT全部是英文,其中应用的SAP系统也是全英文的。尽管老师讲课是用中文讲的,但是对于我来说还是不那么容易。由此觉得,在台湾大学教育中,对于英文的重视程度是高于我们的,也深感自己对英文的学习还是远远不够。相比于新加坡和香港的交换生来说,他们学起来就会轻松许多。这时就不得不提另外一门《网络与社会》课程,课堂上老师全程对我们讲社会学和网络结合在一起的内容,其中会经常要求我们看TED(著名的英语演讲集)的演讲,而且中间还邀请资深的教授和作家为我们作演讲。当中就有人提出利用TED作为学习英语的一种方法。
       整体来说,在台湾的学习压力不是特别大,当然与我选课没有特别多有关系。而且在台湾老师眼中,大陆交换生是特别用功上进的。每个班交换生不多,老师也会额外关注。这边的老师普遍很热情,热情到几节课之后就会邀请学生去吃饭,或者主动带学生去玩,给我们带台湾的各种特产、点心来品尝,当时心中涌起特别温馨的感觉。
       这边的教学资源很丰富,整个中山大学最高的楼是图书馆,三楼到十楼全部是藏书的地方。之前有厦门大学的同学说,她们学校的图书馆被称为“五星级”的图书馆,可是这里看上去比他们的还要好。书很多、人很少、很安静,透过窗子就可以看到大海,这样的环境怎会不让人留恋呢。
       中山大学的校园文艺气息很浓厚。除了学习之外,很多学生会在课余时间做兼职打工,他们对于课堂之外的实践经验的重视程度非常高。此外,我不得不提中山大学的“熊猫级”人物——余光中老先生,虽然已是耄耋之年,却精神矍铄、和蔼可亲、平易近人。我常常在校园里一睹余老先生的尊容,也因为他的存在,顿感中山大学多了好多文学气息。

台湾清华大学:严格的课业要求
电气学院 霍新明

       我在哈工大读的是自动化测试与控制系,到了台湾清华大学统一被安排到电机工程学系,但是我们可以自由选课。与其说我来清华大学交换,倒不如说是到清华、交通两所大学交流, 因为清华大学与交通大学两所学校紧挨着,一条小径几乎把两所学校连接为一体。两校的学生也可以互相选课,我一学期共选7门课,有3门便是交通大学的。交通大学的浩然图书馆,也是我这一学期呆的时间最长的一个地方。由于是清大交换生的缘故,起初每一次进出都要向工作人员解释一番,到后来去得多了,已经不用亮证件。交通大学的浩然图书馆要比清大的图书馆气派得多,藏书也十分丰富,还有24小时的自习室,所以每天图书馆都有很多人在自习。特别是期末将至,一定要早早去抢位置,这让我想起了哈工大期末考前突击的日子。
       这半年在台湾的交换学习生活,主要有两个方面与哈工大不相同。首先是全部使用外文参考教材书,上课时用的投影片也大多是英文的,有的科目甚至完全使用纯英语教学。由于是交换生的缘故,我们可以自由选课,而哈工大和清华两所学校的课程计划安排不同,比如 《数字电子技术基础》在清华大学是大一的课程,这也导致不同科目之间的难易程度参差不齐。《光电工程》是清华大学的国际公开课,教授讲得相当精彩,但对学生的要求也十分严格,每周都会有小考,作业必须要用 matlab 画出那些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图形。但一个学期下来,我在这些方面确实收获不少,真正学到了一些东西。其次便是这里的师资,两所学校的教授十有七八都是在外国名校深造过或是在世界知名企业工作过。逻辑设计老师常常跟我们分享其在加州大学求学时的经历,而计组老师更是拿其在美国两大知名企业通用电气和IBM的工作经验来分享,让我大开眼界。
       丰富多彩的校园活动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来到清华大学才感受到,活跃的社团活动和美味的夜市小吃才是大家为何夜半不归的真正原因。从传统的学生会到体育类的登山社、马术社,再到国际经济学商学学生联合会,清华大学大小社团有100多个,每天宿舍里的展板上贴满了各种各样的活动通知:自行车社环岛征集、圣诞舞会欢迎你的到来、诺贝尔奖获得者在清大……
       在繁重的课业生活之余,我也喜欢参加一些校园活动,或是参加集体出游,或是参加校园内部的社团活动,目的就是与台湾同学近距离接触,去感受当地的风土人情和当地大学生的思维方式,同时在这些活动中也结识到了一些当地的朋友。比如参加台湾学生专门为大陆交换生举办的校园夜游活动,了解了有关清华大学的历史,并和同行的台湾同学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台湾大学:丰富多彩的学习生活
航天学院 孙卓异

       初入台大,首先迎接我的是一群热情的志愿者们,他们英语流利,为交换学生提供尽可能多的贴心服务,也对大陆的学生非常好奇。尤其是听说我来自哈尔滨这样遥远的地方,冰雪对于他们而言好像很神圣。台大十分人性化,为每一名交换学生都提供了志愿者服务。我的志愿者是一名园艺系的大四学生,在我来台湾前就热情地为我作介绍,入校后更是带我一起出去玩,带我融入台湾生活,在学期结束后还为我送别,让我感觉很温暖,也很感激结交了这样一个好朋友。台大的学生很会玩也很能学,考试前图书馆爆满,双修的学生更是学到深夜,但是假日里他们绝对是放松起来,挥洒着青春的恣意与阳光。
       台大的课程多种多样,除了大家都熟悉的各种基础课、专业课之外,还有许多我第一次听说过的课程,比如森多概、玄学、泰语、谈判课程等。有些是通识课,要求还比较高,有选过这些“奇怪”课程的同学跟我抱怨过课程压力大。因为专业课较多,我只去旁听过几门通识课,带给我的感受是有趣而且有深度,能够培养发散思维的能力。对于专业课,台大一般也是采取综合成绩测定的方法给学生打分数,与大陆大体是一样的,期中成绩、期末成绩、作业成绩和一些参与项目成绩。我觉得最有意思的事是我选修的《电脑网络导论》课程,这门课程的评分标准是看与教授、助教交流的频率来评分,最终期末成绩那里真的有和教授及助教交流次数的统计,包含答疑、email等,真是严谨到了一定程度。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台大的图书馆了,资源无比丰富,许多不是台大的学生和校外人士都会过来换证享用台大的资源。对我而言,台大的图书馆是一个舒适而且很惬意的地方,一楼的音乐角落、二楼的藏书、三楼的人文书库、四楼的影音世界、五楼的鉴赏世界,随处可休息的沙发、带隔断的自习空间、方便查阅资料的电脑、24小时通宵自习室,角落里偶尔舞起来的郑多燕,还有定期的图书馆内的展览,让我对图书馆依恋不已,觉得这简直就是“五星级”图书馆。
       校园活动内容也很丰富,刚开学时候的“百团大战”让人眼花缭乱。椰林大道从头到尾加上拐角的地方都摆满了社团的摊位,不怕你的兴趣找不到伙伴,只怕兴趣太广泛不知如何选择。除了近两百个各种各样奇奇怪怪却热情昂扬的社团活动外,校园里也时常更新着学术交流的信息,经常会有人过来交流最新的学术资讯,演讲厅里也常常爆满。活动中心也常常会举办电影节活动,大牌明星们常常作客于此,和大家分享心得与体会,也让我们看到了剧里剧外不一样的他们。

台湾交通大学:特殊的选课授课方式
计算机学院 陈鹏

       刚到交大,面临的第一项挑战就是如何选好自己的课。我们可以在全校范围内跨学院、跨年级选择自己喜欢的课,并且在开学前两周可以到课上去试听。如果对这门课感兴趣,就可以在网上选课,如果不感兴趣就大可不选。同时选上的课在期中考之前都是可以退选的,这给了我们很大自由,让我们可以上自己喜欢的课,而不会因为错选而浪费时间精力。同一门课有多个老师开课,你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老师。因此,开学前两周,我不断地辗转各个老师的课堂,去试听各种风格老师的课,还通过学校选派给自己导师的意见,最终定下了6门课程。由于这6门课程都是自己喜欢并感兴趣,老师讲课风格也很适应,所以自己每一节课都充满兴致,没有落下一节课。
       交大课程的教材、PPT、作业一律都采用英文。有的课程老师用英文口语教学,在课程本身很难的情况下,又加大了课程的难度。因此,我不得不投入更多的时间来学习。除了教学采用的语言不一样之外,教学方式也有不一样的地方。交大的学生不仅重视本专业的知识,更加注重学生的全面学习,因此每个人每学期都会跨专业选上一两门课或者选上两三门通识课。在交大我就选了一门《生命书写》的通识课,这是一门很有趣的课。老师每个礼拜都会安排学生读一本某个人物的生命书写,然后在课堂上老师会分析人物的内心世界,通过他们的生命书写,去了解他们,从他们的角度去看世界,让我对这些人物的看法有了很大的改变。在分析人物的同时,老师也让我们试着把积压在内心的痛苦书写下来,并且边书写边对当时自己的内心进行分析。在一些本专业的课上,老师更注重扩展学生的视野,不是为了让学生考试考高分而去教学生,而是给学生介绍这门课的历史和未来的前景等相关知识。
       课程的考核方式也很不一样。最终的成绩不是主要依据期末考试,而是主要依据你平时的作业和表现去评定。平时作业占了很大比重,几乎每一门课都在40%以上,并且老师也是严格按照作业的成绩去评定。有趣的是每名学生即使作业不会,他们宁愿不写,或者写几道简单的题交上去,也不会去抄袭他人的作业。在我看来,平时作业更能体现一个人对这门课的理解和扎实程度。因为自己平时学习很严谨,作业都认真去做,我在这种制度上获益匪浅。
       考核方式还有其他很有趣的地方。比如在逻辑设计的期中考试上,由于老师题目出错,导致没人能够做出来。于是老师便换个考法,如果在课堂上有学生能最先提出这道题目的错误,就给他满分的成绩。在数据库课堂上,由于是全英文教学,于是老师一开始就给你个下马威,在第一堂课就当场小测。如果你英文不好,还不按时来上课,那么就违反一次扣一分;相反,如果你英语水平优秀,你大可以不用来上课。此外,数据课的考试就仅有一次期中考试,并没有考很多书本上的知识,而是主要考你对一些知识的个人理解。只要你平时认真学习,大可以不用复习直接去考试。最终成绩主要取决于你的两次大作业。这两个大作业都是团队作业,考察我们的团队合作水平。第一个作业是让学生写一个数据库,老师依照学生数据库执行速度的快慢依次给分。第二个作业是一个公益的作业,我们要给台湾的残障人士写一些能够帮助他们生活出行的App。作业成绩的好坏由残障人士的好恶来决定。当看到作业成果可以帮助那些有困难的人时,我们感到非常快乐。

台湾中央大学:先进的育人方法
经管学院 黄玮

       台湾中央大学的土木系,和国内不同的是课本多是国外原版教材和参考文献。例如我上过的一门课用的是美国土木协会ACI-318 在2013年最新的计算规章。老师教案与国际同步接轨,这使大家可以得到一手的社会学习资料。老师说每个土木工程师在设计时都应该和世界同步,都应该有阅读外国著作的能力,在设计创新上不要固步自封。我上过的《工程经济学》,老师是留美博士,虽然没有课本,但教案是全英文,讲课时候中英掺半,这让学生更了解专业名词,为以后阅读国外权威计算规章奠定良好的基础。有许多课是要通过团队协作完成的,4~5人一个小组,在讨论之后每个人准备自己的方向,有共同问题进行讨论,往往讨论时间很长,充分让组员的意见相互磨合、相互改进,进而得到一致的意见。同时也可以同步去实地考察、做视频、设计、参加比赛。这种形式我们大陆有,但是不像中大那么多、那么完善,他们的研究生几乎有一半的课都采用这种形式。这样的组队讨论,能够让学生更早地学会与他人的意见磨合,而不是一个人在读书。
       对台湾学生来说,除了学习,每天要忙的还有跆拳道、吉他、热舞等活动。很多参加社团的同学每天都会抽出很大一部分时间进行练习,也许艺术和兴趣是陪伴他们一生的东西吧。
       中大的营队也很有特色。营队是大学生自发的活动,有的只有1天,有的3到5天,活动内容是给小学、初中、高中的学生准备有趣的教学,或者是娱乐性的角色扮演游戏。我的同学告诉我,他参加的营队有过十几天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的时候,让人佩服。我在台湾参加了急救社,还参加了急救种子营。在急救社,学长学姐们每周一都给大家上急救的知识,如紧急时刻如何包扎、人工呼吸、哈姆立克法,并且有急救员培训班,通过两个整天的系统教学,让我们考下初级急救师证。在急救社,我还参加了一次到敬老院做义工。为了给老人表演节目,教他们基本的包扎,我们用了半天时间排练了《我相信》。这种活动我觉得非常好,学生表演多是服务老人、小孩和反馈社会,更具意义。在急救种子营中,我和大家一起做小工服务,每个人都要给小学生讲课,为他们准备团康游戏,其中不仅学到了怎么与小孩相处,还与社团同学结下了友情。如果说在学校学到的是知识,在社团学到的就是人际关系的处理和对社会的责任。
       哈工大和台湾中央大学都是以工科为主,相似度较大。哈工大教学较为扎实,学生会用比较多的时间学习,学生追求比较高的分数,挂科率较少,获得的知识较多。中大的教学多样化,平时课程较多,但学校还积极推行志工活动、系里活动、业余兴趣学习课程、营队活动、大学生打工等丰富多彩的活动,充分让学生学习如何合理地安排时间,并鼓励5年修完学士、硕士双学位。

台湾成功大学:开放的学术氛围
建筑学院 郑晨渐

       台湾成功大学为台湾顶尖大学之一,现为全台规模第二的全科性综合大学,是全台湾唯一校区最集中的综合大学。我所交换前往的成大建筑学在全台湾公立学校中排名第一。
       初到台湾,对于台湾老师的教学方法和建筑理念特别不适应,台湾老师和哈工大的建筑系老师完全是两个套路。还记得上第一节设计课之前特别紧张,对于一切完全未知。对着地图找到系馆教室之后,门上赫然写着第一节课请大家到台北去上。于是,上学第一天,我知道了台湾建筑设计课的上课地点是全台范围内的。
       辗转到了台北后,我们在一个文创中心的建筑展厅上课,老师就坐在大家之间,每组只有10个同学,大家畅所欲言,气氛随和轻松,甚至和老师开开无伤大雅的小玩笑也很平常。本学期18周,一大一小两个设计,大设计老师不再规定大家的基地与建筑类型,完全让大家自由发挥,做自己想做的选题。对于已经习惯于老师规定题目、老师发任务书的我来说,这样的教学内容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于是,开学第二天,我知道了台湾的建筑设计课从上课的气氛到上课的内容都是自由的。
       台湾建筑教学和大陆有很大不同。一开始,最先让我感到不适应的就是老师与同学的表达方式。不仅很多和大陆相同意思的表达用着完全不同的词汇,同样的建筑师不同的译名,而且中文里掺杂着英语也是很平常的说话方式。台湾学生的建筑理论水平很高,都特别有概念,热衷于探讨事物之间的关系,可以从生活中特别平常的小事之中找到设计建筑的理念。他们设计建筑时,人的因素被放到了特别重要的位置上,会从人的角度去思考建筑,让建筑最好地为人服务。同样文化与历史的因素,也多在设计中被仔细考虑。
       我的第二个设计是一个实际项目,去帮一个农场主设计和搭建牛棚。每一个节点都要深入到可以实际建造的程度,每一个施工步骤、材料的处理方法都需要亲力亲为地思考设计。我们组在农场里露营野炊、挖土搬石头、锯木头钻型钢、灌水泥、搭木构架,每一个步骤都是以前从未实际接触过的,很多实际建造的问题也是以前坐在教室里做设计绝对不会考虑到的。还记得我们匆匆从农场赶回学校画图准备评图,全组人群策群力,最后当评图老师说出“我觉得你们很了不起”的时候,心里真的特别有成就感。
       我真的特别感谢在台湾时我的设计课老师,他给了我最大的理解和最好的指导。他告诉我不要着急去做设计,要去台湾的巷子里、夜市里、甚至“7-11”里去坐上一整天,去看台湾人是怎么生活的。他告诉我不希望我们从台湾回去后感到没有学到很多,他鼓励我放弃常规的想法,去做那些我从未做过的设计与大胆的概念模型。他说,交换生就是要到处走,因为这是我们从未见过的、从未体会过的生活。他在大家评完图后会发“脸书”说,谢谢大家在期末评图中的精彩表现,周末还请大家吃饭。

逢甲大学:“真刀实枪”的设计
建筑学院 刘妍

       台湾的教育方式与大陆有所不同。首先从选课来说,逢甲大学的选课分必修课、选修课、通识课,同时每个学期还要辅以服务学习等内容。必修课、选修课与大陆一样我就不加赘述,通识课类似于哈工大的全校任选,不同的是逢甲把通识课分为几个不同的大类,例如法律政治、生活科技、艺术美学等等,开课范围很广,而且学生在大学期间必须修习多种类别的课目。
       我所在的专业是城市规划,属于建筑类专业。在大陆这类专业就是相对较活跃和自由的,台湾的建筑类专业更加自由开放。在逢甲的设计实习课更是创新性地加入了服务学习的元素,交流的一个学期我们整个班级做了一个“半真实”的都市设计方案。为什么说是“半真实”呢?因为我们设计的基地台中市北区是真实的,即文化背景及设计对象是真实存在于我们身边的,也就是说我们真的需要通过对一个区域的观察思考去做有可能改善人们生活的设计,并且与当地政府部门及居民进行交流,让他们和老师共同评判我们的设计方案。设计过程中我们与台中市北区区公所的区长和居民们作了多次交流。开学时北区区长来到学校介绍北区发展状况,期中期末我们通过影片、口头简报、模型和图纸的方式到区公所展示设计案。最后期末评的时候,有区长表示我们班有些小组的想法和他们的议案不谋而合,还提出要“收养”模型以便继续深入讨论,这时我们真实地体验到了作为一名设计者的幸福感。在设计过程中,作为交流生的我们也有许多与台湾师生的交流机会,每周几次的小组开会、每次出去现勘调研都让我们印象深刻。
       逢甲校园的各类社团十分活跃。逢甲在读本科生2万多人,但注册的社团却有240多个,分为学艺性社团、服务性社团、康乐性社团、联谊性社团、自治性社团和运动性社团。在逢甲不大的校园里,有一栋育乐馆是专门为各个社团办公室准备的,可见逢甲对社团的重视。每年的社团评鉴和成果发表是每个社团的大事。社团评鉴是学校通过社团展示对全校的社团进行评定,分为优等、甲等、乙等,同时学校会给优秀社团一定的奖励。每年的成果发表,是社团在全校学生面前展示自己成果的一个机会,社团同学也会十分尽力地宣传组织。这两者之间会有一个很有意思的“通识章”把他们联系起来。参与社团活动的同学会获得通识章,这是学校鼓励同学参与活动的一种方式,因为逢甲的学生每个学期都要集齐一定数量的通识章,这也是学校鼓励社团的方式之一。
       爱凑热闹的我也亲身体验了一下加入社团的感觉。我加入的是逢甲国际标准舞社。其实练习的地方条件并不好,但大家并没有觉得这一切很辛苦,对舞蹈的执着热爱显然超过了这一切,社团的练习时间排得满满的。作为新生的我得到了学长学姐的各种关心,和他们一起准备成果发表的舞展让我能感受他们的热情与坚持。在我离开台湾之前,最舍不得的也就是这一群爱跳舞的朋友们,默默地祝福他们,梦想延续到未来。

       台湾云林科技大学:自由的专业学习
       建筑学院 王玉娟

       我很荣幸有机会赴台湾云林科技大学交换学习,在这134天里不管是在学习方面、生活方面,还是在文化方面都有很大的收获。这是一个很好的平台,希望有机会去交换学习的学生都能够好好地珍惜,你会收获非常多,超乎你的想象。
       在哈工大,我学习的是景观设计与室内设计方面,建筑设计接触较少,没能深入地了解此方面知识。而云林科技大学的建筑与室内设计系有一个办学特色,就是在本科期间建筑与室内不明确分开,只有在读研的时候才会决定研读哪个方向。所以,本科的学生建筑与室内都会学习,包括一些景观知识。这样可以给同学们更多的选择机会,可以在学习的过程中了解自己真正喜欢做和可以做的。但从客观的角度来讲,我们的办学方式从开学初就明确方向,可以使我们很深入地专注了解一个学科,大致了解相关学科,这样本学科的课业就会比较深入的学习。
       从参观云林科技大学的设计展,可以看出在建筑设计方面,从概念性、新颖性与技术性上来讲,我校学生的实力甚于云科大。但是从务实角度来讲他们比较扎实。也许是台湾多发地震的缘故吧,他们最多考虑的是这个房子的结构怎么样、材料是否可实现、高度是否可以……从我自身的感受来讲,我们在学习过程中需要务实,但在大学阶段更重要的是开发创造能力。大学生的设计可以天马行空,在学习的时间内允许一些目前不可实现但终会实现的想法与设计,这是我们区别于其他学习人群的 最大特点。学院鼓励创新、采用新材料、挑战新结构,这样的学习过程让我们在学习时放出去、在工作时收回来,从而达到设计的完美结合。
       在学习过程中,我很好地融入了这个班级,我们在一起学习、做小组作业、联合设计,使我们在学习中不同的思想得以交流,不同的观点与建议得以碰撞。这是我在学习方面一个很大的收获,对我日后的发展也会起到帮助。

编辑:张东杰 来源:哈工大报

新闻搜索

今日新闻

投票

十大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