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哈工大校训所联想到的

发布时间:2014-12-22 17:17:58  阅读数:

      哈工大报讯(杜建军/文)记得当年读书时,大家都说校训又土又拗口。毕业后,我继续在哈工大工作、生活了很多年。结合最近在国外访学的所见所闻,我对哈工大校训有了一些新的认识和体会。
      “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确实朴实,但是这8个字恰恰切中了为教、为学、为研之道。我理解的“规格严格,功夫到家”是指不论教师还是学生,都要重视基础,从细微处入手,细抠每一个数据、每一个公式、每一条曲线,熟练掌握每一个实验技能,严谨遵守每一个操作步骤。惟有如此才能真正将所学融会贯通,而得出的结论才能经得起推敲,取得的科研成果才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也惟有如此,才能打下坚实基础,才能熟能生巧,才能举一反三,才能有所创新和创造。
      一个人的成长与发展,就如同盖楼,如果基础打得扎实,楼就可以盖得很高而且巍然不倒;如果基础打得不好,就如同在流沙上面盖高楼,楼盖得越高越有倾覆的危险。这个道理对于社会也同样适用。当前,我国各项事业蓬勃发展,科技水平也日益提高,但在一些高端领域还需要突破,例如飞机发动机、超大规模集成电路等领域。这些领域并不是我们不明白其中的科学原理,而是受制于我国的基础工业水平,尤其是制造工艺、材料性能等方面,以及高性能基础部件(如高端轴承、电机、传感器等等)。而这些方面是需要全社会每个企业、每个科研院所、每个高校、每个人,“规格严格”地反复试验、试制、不断摸索规律才能有所提高的,需要重视每一次试验、每一组数据、每一个细节,才能找出其中的问题,才能“功夫到家”,才能让飞机翱翔于天空、让“中国芯”强有力地跳动。
      其实,我们不要仅仅看到国外发达国家在科技以及这些高端设备的领先状况,更要看到他们为什么能够领先。在美国北卡夏洛特访学期间,我经常看到很多学生拿着工具箱出入教学科研楼,后来才知道他们都是拿着工具箱去做实验的;旁听了合作导师的一门研究生课程,10个学生的课程,做实验还要分成两组,由专门的实验课教师花两个上午分别指导做实验,而且基本每周都要做实验;即使是工学院的硕士生和博士生,如果研究课题内容涉及到做一个装置,那他们也必须选修一门机床加工的课,装置也必须由学生自己独立画图设计、排工艺、操作机床加工零件并组装而成。这些小的事例或许能够回答上面的问题:这些学生在学校期间接受了严格的训练,养成了严谨的工作作风,他们又将这些习惯带到公司、科研院所。美国的科技之所以先进与这种人才培养方式,以及与整个社会的严谨认真态度是分不开的。而这种人才培养方法的智慧正是寓于哈工大的“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校训之中!
      故而,我理解的“规格严格,功夫到家”是一种态度,要求教师、学生、科研人员都能够严谨、认真、负责地对待自己的工作,一丝不苟地为人做事。我曾经与一个知名传感器制造商的中国分公司技术人员聊天,谈起他到国外接受培训的经历,他说老外真笨,他花半天时间就能弄明白的传感器使用与操作知识,公司非得安排3天的培训时间,所以后来他就自己参观景点去了。我们中国人确实很聪明,学东西很快,但是千年来的农耕文明使我们养成了不够严谨的坏习惯,不像西方人,在经历了长期的商业文明和工业化进程后他们养成做事遵从规矩和条理的风格。但是如今我们也已进入深度工业化的阶段,每个人都是社会这个大机器中的一个零件。这要求我们每个人都按照自己所处的位置有条不紊地按规矩做事,老师要像老师,学生要像学生,而不是螺钉想干轴承的活,轴承想干齿轮的活,到处越位,那这台大机器就要出问题。就像在美国考驾照,除了考核技术,更重要的是考核你是否能按照交通规则行驶,比如是否礼让行人、倒车时是否回头、遇到停车标志是否停车……换言之,考核的是你对交通规则的态度。我们国内的司机个个都是驾驶好手,“见缝插针”、到处乱串,没有养成遵守交通规则的习惯,最终致使大半个中国都在堵车。
      周玉校长在《规格严格 功夫到家——我对哈工大校训之理解》一文中提到了钱学森的手稿极其工整、公式推导极其严谨。我们可以看出钱学森不仅学识渊博,更重要的是他有一种认真严谨的做事态度,而正是这种态度成就了一代大师。我认识的哈工大老师也具有这种态度,老先生们推导的公式、画的图都是一丝不苟,我想这就是哈工大多年来积淀下来的学校文化。现在审核学位论文不仅对内容和学术水平有较高的要求,而且对论文格式的要求也很严格。有很多学生不理解,觉得格式没有那么重要。然而,哈工大多年来一直服务于祖国的航天事业,立足于为社会培养合格工程师,学校不仅传授知识,还要培养学生严谨做事的习惯,因为只有这样,成千上万个零部件组成的火箭才能升空,卫星才能平稳遨游于太空,祖国的航天事业才能蓬勃发展。杰出的人才不仅要具备扎实的基础,更要有认真严谨的做人做事态度和实事求是的治学精神。
      近来我参加国际会议,曾听到知名专家评论“中国发了很多没有实验的文章,只有模型和仿真”。这与目前的学术气氛浮躁有一定的关系。学生发表文章是为了尽快毕业,老师发表文章是为了尽快评职称,因此也就顾不上文章本身的质量。如果按照“规格严格”来说,这种文章都是不合格的;如果按照“功夫到家”来说,这样培养出的学生也是缺乏实证意识的。
      我国的传统文化缺乏实证意识和有序意识,大部分中国人习惯性地大概念思维、不注重细节、善于随机应变、不按规矩出牌等。长远来看,这都是有碍于工业化的推进与科技水平的提高的。现代科技要求实证,因为实践才能出真知;现代社会要求有序,因为有序才能形成规模。新中国成立初期,国家要求每个人都发扬螺丝钉的精神,是指每个人要有奉献精神,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做祖国最需要做的事。现代社会要求的螺丝钉精神则是每个人都将本职工作干好,形成强大的社会合力。我国历史上有一个很典型的例子来说明这个道理:戚继光平倭以前,人们都重视个人的武艺高强,而当这些武林高手都被有组织的倭寇击溃以后,人们才明白个人勇武具有局限性,于是戚继光创建鸳鸯阵法,让战士们有序分工,严格按照既定规矩进行作战,同时要求战士们反复演练,熟练掌握,最终凭借此阵法平定了倭患。
      校训“规格严格,功夫到家”就是在传递一种精益求精、注重细节、按规矩做事的理念。理论要掌握,实验来验证,才能真正做到“功夫到家”。所以,当年李昌校长提出的校训,不仅是我们哈工大人的行为标准,更切中了我国传统思想中的一些弊病,甚至对于整个现代工业社会具有丰富的指导意义。

编辑:张东杰 来源:哈工大报

新闻搜索

今日新闻

投票

十大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