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师者——哈工大校园里的师生故事

发布时间:2014-4-30 8:15:48  阅读数:

  哈工大报讯(张妍 通讯员 谭璇月 温婷/文)学为人师,行为世范。
  在哈工大90余年的办学历程中,“八百壮士”早已成为永远的佳话,马祖光式的师者形象成为新时期全校教师共同的精神追求。今天,我们就聊聊哈工大校园里的师者形象,聊聊他们和他们深爱的学生之间的故事。

我的导师是“哲学家”

  马军,市政学院博士生导师,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我国水处理技术领域的著名专家、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这位大名鼎鼎的“科学家”,在自己的课题组,却常常被称为“哲学家”。
  35岁的江进副教授是2012年全国百篇优秀博士学位论文获得者,2013年被破格聘为博士生导师。从2002年开始跟随马军学习,从学生成为教师和得力助手,江进对马军在培养学生方面的大智慧感受颇深:“他在培养人才方面有一套独特的方法,特别善于运用哲学思维激发学生斗志,巧妙有趣。”
  马军的课题组,是全校出了名的“高产”团队,无论是硕士生还是博士生,在国际水平的期刊发表论文都不算新鲜事。但很少有人知道,在马军的课题组,从来没有发表论文方面的硬指标。“马老师常对我们说,科研成果的产生就是‘瓜熟蒂落’的自然结果。搞科研就像是在画圆,要想把这个圆画圆满了,必须要一点一点、稳稳当当把它画闭合。等到闭合了,自然也就圆满了。”江进说,在马军的思维中,学生没有好与差之分,只要有潜心科研的劲头儿,就能把这个圆画圆满。
  马军的哲学思维经常在与学生的谈话中起到神奇的效果。当学生用很长时间专注于某个实验却屡屡失败时,马军说,科学的发展就是“螺旋式上升”的过程,失败是常有的,也是必然的,但从总体趋势上却永远都像螺旋一样向上延伸;当枯燥的数据和反复的实验把学生压得喘不过气时,马军说,实验数据的积累就像“飞机起飞”那一瞬间的加速过程,要“飞起来”就必须不急不躁、持续加速,直至升力大于重力才能一览众山小;当学生通过查阅大量文献发现了新的课题方向而沾沾自喜时,马军说,一个优秀的科研工作者既要当好短跑运动员,又要当好长跑运动员,不仅要有爆发力、善于捕捉到灵感,更要持之以恒、坚持到底。
  在这个30多人的团队中,无论是谁在科研中遇到瓶颈,失去信心时,都喜欢习惯性地到马军那充充电:“马老师说话就是能说到你的内心,跟他聊一次,就会觉得浑身有劲儿。”
  在培养学生这件事上,马军喜欢亲力亲为:无论是硕士生还是博士生的论文,在正式投稿前,他都要亲自修改直至满意;招聘单位到学校招聘时,他常会亲自到现场考察,再推荐合适的学生;已经毕业的学生回到学校借用实验设备做实验,他总是亲自到实验室去指导一番……
      他说,只要学生进了我的门,我就负责到底。

75岁的本科生班主任

      “我到你们寝室楼下了,你们都在吧,我上去咱们开个班会!”
  “最近怎么没在食堂见到你们?是不是又跑到西门外吃小吃了?”
  2012级计算机专业英才班班长宋文飞,经常接到这样的电话。打来电话的,是他们的班主任——75岁的杨孝宗教授。
  在全校的学生小班班主任中,计算机学院的杨孝宗教授是最年长的一位。从2012级计算机专业英才班的9名同学入学开始,杨孝宗就像一个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熟悉校园,指导他们一起认识专业,陪伴他们一起规划大学生活。用宋文飞的话说,就是“只要我们有事,杨老师必到。”
  听起来简单的一句话,对于已年过古稀的容错计算领域专家、常年奔波于国内外各种学术活动中的博士生导师杨孝宗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常有人问,这么大年纪了,干嘛要操这份心?他总是说:“这些孩子素质很高,都是以很高的分数考进来的,刚进大学多少都有点傲气,也有点迷茫,就像老虎要吃天,却不知道从哪下口。他们需要一个过来人给一些引导,陪着他们慢慢长大。”
  在杨孝宗眼里,这9个孩子就像9颗闪闪发光的星星,每个人身上都有独特的光芒。每个人的家乡在哪里、性格怎样、哪门功课有点吃力、最近有什么思想动态,他都记在心里。“我了解他们的方式很简单,和每个人聊天,和他们一起参加活动,经常请他们到家里吃一顿老伴做的饭……”
  杨孝宗是个有心人。大一上学期,在和一个学生聊天时,学生流露出勤工助学的想法。杨孝宗马上问:“是不是家里有困难?”学生说:“老师我很好,就是想锻炼锻炼自己。”虽然学生没直说,但杨孝宗却把这事记在了心里。经过多方打听终于了解到二校区图书馆有个助学岗位时,他就推荐了这个学生。巧合的是,时隔一年多,记者在采访中提到这件事时,那位已经在图书馆工作了3个学期的学生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图书馆的老师主动给我打电话呢,我一直都不知道是杨老师介绍我去的。”
  进入大二后,常双举和他的同学们犯了愁——按照英才班的培养计划,他们须在大二上学期进入实验室学习。“大一时几乎没接触过专业,面对十几个实验室,那么多的专业方向,我们真的发懵啊。”不过,常双举的这份担忧,很快就被成功化解了。经过杨孝宗与计算机学院、英才学院和各实验室的多方沟通协调,常双举和同学们在大二上学期里,各自选择了自己感兴趣的几个实验室,在每个实验室体验学习了一个月。“几个实验室走下来,我很清楚该怎样选择了。现在我在自己喜欢的实验室,每天都很开心。”
  2014年,是杨孝宗工作的第五十个年头。他依然在盘算着推荐这群孩子在大三和大四阶段到美国还是法国留学。
  他说,人就像一个轮子,转动的时间久了,就很难停下来了。

 “大侠姐姐”曾是块“夹心饼干”

  “有不懂的问题随时到我办公室来,我答疑到晚上12点。”
  “什么?那么晚?”
  “你们这么早就睡吗?”
  威海校区信息与电气工程学院青年教师王永玲,私下被学生们称为“大侠姐姐”。学生们从来没听过哪位老师说答疑到晚上12点的。她上课不翻教材、不看教案、不看PPT,公式例题信手拈来,就连深奥难懂、一向有“魔电”之称的《模拟电子技术基础》也讲得深入浅出、妙趣横生。
  这位学生口中的“大侠姐姐”却喜欢把自己称作“夹心饼干”。“我在家排行第二,上有一姐下有一弟。不上不下,又不是男丁,在家肯定‘不吃香’!”感觉“被忽视”的时候,她就用三毛的话安慰自己:“老二就像夹心饼干,父母看见的总是上下那两块。其实,夹在中间的‘馅’最可口”。为了在三姐弟中争得“一席之地”,王永玲总是带着一股子拼劲,用十倍百倍的努力去证明“馅”的存在和可口。
  从小养成的做事风格被王永玲带到了工作中。答疑时,不管围着多少学生,她都会一一耐心答完,即使幼小的孩子还等在家中也从不“提前离场”;实验课上,只要有一个学生没做完实验,她都陪着学生“耗”到最后一刻;400多人的基础课作业,她宁可熬上几个通宵也坚持全部批阅,写下一行行批语……因为对自己近乎苛刻的要求,王永玲经常只睡三四个小时。与她同在一个学院工作的丈夫看着她超负荷工作,常在一旁暗暗着急:“要是没备完课可以熬夜,可基础课的作业学校只要求批三分之一,你怎么跟自己过不去呢!”
  “我停不下来。”王永玲说,“我不是矫情,就是总觉得这儿差一点那儿差一点,过不了自己心里这道坎儿。可能我做的事没什么量化的价值,比如批学生的作业,但也许我的一个批语,就会激发一个学生的动力,我没法停下来。”王永玲希望自己的拼劲儿能带动更多的学生。
  她说,我相信老师对学生的影响“行大于言”。

有一种师生关系叫“瓷实”

  在深圳研究生院,深圳市水资源利用与环境污染控制重点实验室是一个响当当的集体。这支在校园的荒山上开辟出实验场地的团队,经过不到10年的积累,不仅建成了占地面积达3000平方米的研究基地,承担多项国家重大课题和科技专项,还逐渐探索出了一种别具特色的育人模式。从团队带头人到青年教师,每个人都把自己和学生的成长“瓷瓷实实”地连在了一起。
  与其他团队不同,在这支团队里,学生们在课题研究中除了每周和自己的导师汇报进展、寻求指导外,还经常会和实验室的其他老师打交道。操作实验仪器遇到弄不懂的地方,就去找精通仪器操作的李继;撰写英文论文遇到困难时,就去找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刘彤宙和邵明帮着修改、润色;研究遇到瓶颈而自己的导师不在实验室时,就去找最善于启发思路的李朝林给点拨一二……时间久了,不管是硕士生还是博士生,大家都习惯了这样的学习方式,因为不管有什么问题找到哪位老师,都不会遭到拒绝。
  有一次,已经毕业的田斐在校外因游泳溺水被送到了医院。得知消息后,刘彤宙第一时间赶到医院,彻夜守候在抢救室外;王宏杰连夜通知了田斐的父母;田斐的导师朱荣淑当时已有5个月身孕,却赶到医院安抚家属;在外地出差的董文艺通过电话邀请了多个医院的专家进行会诊;在香港参加会议的金文标也在次日一早就赶去探望,邀请专家再次会诊;李朝林主动垫付了3万余元的治疗费;曹罡和学生一起轮流在医院陪护;欧阳峰当时身体欠佳,却坚持多次到医院探望……直至一周后田斐最终脱离危险。
  这样的事,在这支团队里,并不算新鲜。“瓷实”的师生关系,建立在老师们对学生在学业、生活、心理等方面全方位的关爱上。为了安顿提前到校的学生,朱荣淑主动腾出家里的房间;为了让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及时交上学费,欧阳峰自掏腰包给学生周转;为了解决学生的后顾之忧,董文艺每年都想着帮他们介绍勤工俭学的机会;为了改善学生们的伙食,王宏杰经常邀请学生到家中小聚……每周的“学生心理咨询接待”时间,各年级班主任无论多忙,总会抽出半天时间坐下来静静地听听学生们的心里话。
  他们说,师生关系“瓷实”了,学生们才能成长得更好。

  在这篇寥寥几千字的叙述中,我们聊到了优秀博士生导师马军教授、优秀专兼职学生工作者标兵杨孝宗教授,还聊到了“三育人”标兵王永玲老师和“三育人”先进集体水资源利用与环境污染控制团队。他们是哈工大老中青三代师者形象的代表,也是哈尔滨、威海、深圳3个校区师者形象的一个缩影。
  在我们的校园里,像这样的师者还有很多,他们就在我们身边。也正是因为我们身边有这样的师者,哈工大才成为今天的哈工大。

编辑:张东杰 来源:哈工大报

新闻搜索

今日新闻

投票

十大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