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二O一二

发布时间:2013-1-4 16:13:41  阅读数:

      我们所经历的过去,都是为了让我们懂得怎样拥抱明天。总有一些美好,值得我们继续追逐。
      流年之末,新年之始,都在元旦这一刻更迭。对于刚从末日谣言的躁动中平静下来的我们,元旦或许该是对新年的期望回归于理性的时刻。不再是只打算过完21日,不会有22日的激进放纵,而是对整个2013年的全程展望。所以,我们不妨将2013年的元旦当做是一个回顾过去和展望未来的契机。无论是世界末日,还是新年元旦,其存在的意义就在于总结过往,憧憬未来。
      如果用一个词概括一下你的2012年,你想到的会是哪个词?
      回顾我的2012年,我想我应该用“梦”这个词来概括。所有2012年我所经历的,都是之前经历过和没经历过的混杂。
      这一年,我经历了爱情里的起承转合,从而也懂得了爱情里的悲欢忧乐。她的存在始终是那样朦胧而遥远,而我也一直没有跟上她的步调。此刻,再回首,感觉就像是梦一场。
      哈尔滨的我恋上了烟台的她。于是,脉脉关情的万水千山赠与我们美妙和浪漫,同样也给予我们无奈和脆弱。“梦里伊人似轻叹,诉尽憔悴犹嫣然。含颦更兼温婉,何止沉鱼落雁。自此涉水登山,增却浮生萍踪乱。”遥远的思念,总像是一个人在自言自语。尽管美,却很痛。“三月晚风恋云天,一系青丝寄纸鸢。”一无所有的我所能给予的是那样虚幻缥缈,所能得到的也是那样遥不可及。爱,若无缘,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从我手中断线的那一刻,便不再回来。
      “多少记忆到最后,便只剩了结局和开头。”正如世间所有的事情一样,有了开始,就应该要结束。结束之后,是新的开始。在新的开始里,我们会更懂得如何去付出,如何去经营。这些正是过去的时光让我学会的,而这也许正是沧桑的意义。
      2012年,我一个人走过了上万公里的路程。从哈尔滨出发,步履行至天津、大连、烟台、威海、九江等地,接触着各种各样的路人,遇到各种各样的事。我看望分散在各地的朋友,感受他们的生活。我一直喜欢在路上的感觉——“浮生若梦游,莫羁心自由。山河眼前阅,风雨心中留。”
      “雪夜/街头/路灯下/几个朋友/闭着眼/仰着头/尝着雪花。”这种宁静单纯的浪漫,恐怕只有在学生时代才能做得到。而我见到过的朋友,在过着平凡而真实的生活。他们会早上6点起床上班,晚上11点才能回到家里;他们会拼命挤上已经塞满了人的公交、地铁;他们会整年地待在条件艰苦的工地现场;他们会连续一个月加班不休息;他们或已经结婚生子,为了家、为了孩子在外奔波。我问他们累不累。他们说,累当然累,但想着是为了自己憧憬的美好未来,累,也是心甘的。我觉得,其实我根本不懂生活。接触到他们的生活面貌,我才体会到,生活中责任与现实的份量。
      当我习惯了在路上的感觉,也就习惯了迷路的感觉,终于也会在路上迷失了自己。有人说,人生的成长,就像是一个行程,我们一路上会捡到一些东西,同时也在丢弃一些东西。所以,我们会慢慢变化。从对父母忽视到重视,从对朋友苛求到宽容,从对爱情懵懂到开化,从对生活浪漫到现实,从对工作模糊到清晰……而始终不变的,是我们心中对于未来美好的信念。这信念就像是远方矗立着的灯塔,让迷失了自己的我们,看得到光明。奔向这光亮,我们便不畏脚下的艰难困苦,走过了世界末日,走到了今天,走向远方。
      也许,我还没有资格谈论人生的大命题。最后以臧克家的一句话结束本文,愿与诸君共勉之:“人生永远追逐着幻光,但谁把幻光看做幻光,便沉入了无边的苦海。”(土木学院 苏峰)

编辑:助理 来源:哈工大报

新闻搜索

今日新闻

投票

十大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