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射队长许达哲——访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副总经理许达哲校友

发布时间:2012-5-14 16:18:37  阅读数:

      哈工大报讯(梅丹/文)到2003年,许达哲参加过的大小飞行试验有100次左右。发射“神舟”号飞船,他5次都在现场,曾获发射试验成功“五连冠”。说起这次的“神五”发射,他格外激动:“这是我一生中参加的最重大的一次航天活动。因为这是在圆中华民族千年的飞天梦,是在世界人民面前展示中国的科技实力。我们一定要向全国人民交一份好的答卷……”望着眼前侃侃而谈的发射试验大队队长许达哲,我们似乎看到了一个铁马西征、雄风傲骨的硬汉。

玩火的高风险试验壮怀激烈是人生
      当人们为“神五”成功发射激动时,人们不会忘记那些托起火箭、飞船,并与之同生死、共命运的人们。他们的人生和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和戈壁荒原一样的神秘,一样的壮烈……
   从事航天,就意味着选择了风险,选择了挑战。许达哲从哈工大毕业后从事航天事业已有20个年头了,这20年他都是在风险中度过的。“航天是一个高风险的试验,火箭是玩火的。火箭点火后,就是靠它固有的可靠性去完成使命。我们要确保每一次型号飞行试验的成功,必须要面对风险,承受压力,想尽一切办法,把风险降到最低。”说起“神五”,许达哲感慨很多:“我们组建了中国首次载人航天飞行发射试验大队,主要负责飞船系统和火箭系统,这两大系统是真正用于载人航天工程的
   天地往返的一个工具。载人航天飞行,从安全性和可靠性的要求来看,比其他任何一次飞行要求都高,因为它关系到航天员的生命。面对挑战,正视压力,就要用心,就要做好日常的每一个具体的工作。”
   许达哲不是在侃大道理。当他执行载人航天任务时,国际航天界一个个悲剧残酷地摆在他的面前:2003年2月1日,美国“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失事,7名宇航员全部罹难。2003年8月23日,许达哲和他的队伍把火箭运到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的当天,就听到了一个不幸的消息:巴西火箭在发射前的最后检修测试时发生爆炸,准备随火箭上天的两颗科研卫星被毁,发射平台倒塌,40多位从事航天事业的科技工作者或死或伤。而爆炸的原因是由于火箭上的一个发动机着火引起的……
   此时听到这个惨痛的消息,许达哲的心情是沉重的。那些日子,他的心一直悬着。他说:“当听到国际同行的灾难时,许多人包括香港同胞都为我们担心,给我打电话,询问中国还能不能进行首次载人航天飞行。虽然国际同行的灾难对我们是一个打击,但却给我们提了个醒:一定要降低风险,做到万无一失!风险需要用我们细致的工作去降低,靠我们的工作质量去控制。我们要把发射风险降低再降低,要按科研规律办事。当时我们没有动摇。在现场,我要求大家按程序办事,要用心去探索科研规律,控制住这个风险。其实,在探索中,总会遇到挫折,但这些都不能停止我们探索太空的脚步。”许达哲讲了这样的哲理,“我们也遇到过一些失利,但这些失利是一笔财富,它可以转化成我们的成功,从失利走向成功,把挫折转化成财富。”
   许达哲,用心打造航天事业,用心去做箭,用心去造船。他说,要降低风险,做到万无一失,就必须做到“严、细、慎、实”。就是严谨、细致、谨慎、求实这8个字,这是航天人的工作作风。
   他们向工程指挥部、向国家做出了“三个确保”的承诺,即确保火箭准确入轨、确保飞船正常运行、确保航天员安全返回。
   为了这“三个确保”,许达哲把心血溶入到飞船和火箭中去;为了“三个确保”,他把“严、细、慎、实”做到了家。在每一个“神舟”号的试验中,他都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点。有一个灯应该亮5秒而未达到要求,有的人想收摊,作为队长的许达哲坚决不同意,坚持“支摊”严格检查,后来发现这个灯确实出了毛病;在进行“神舟”二号试验时,火箭被意外撞伤,作为责任人,许达哲心急如焚。他立即和火箭总指挥黄春平、总设计师刘竹生等在高高的火箭塔架上爬上爬下,给“受伤”的火箭“会诊”。许达哲本着对国家负责的态度,3天后,一份厚达50多页的《碰撞后火箭受损结果分析及处理措施》的报告分析得有理有据。处理后,许达哲认为,火箭可以发射,后来“神舟”二号发射得很成功;在“神舟”三号中,他们发现1 400个点中有一个点不通,当时大家争论得很激烈,许达哲坚决要求替换这个接插件,后来发现这个接插件在设计上就有缺陷。许达哲提起这些事时感慨地说:“这虽然是无人飞行,但我们要按有人飞行做准备,有备才能无患。我们要按科研规律办事,每一个细小的环节,都一定要求分秒不差,一丝不苟,不能有一点马虎。”
   “严、细、慎、实”,不仅体现了许达哲的工作作风,还体现了他强烈的责任心和使命感。在发射试验队进入发射中心不久,天气并不太冷,他就敏锐地指出要留意低温发射可能遇到的问题。由于在思想上有了“御寒”的准备,当低温不期而至时,他们就做到了临危不乱。2002年12月30日,在“神舟”三号发射9个月后,随着“点火!”一声令下,对我国突破载人航天技术具有重要意义的“神舟”四号飞船,在“长二F”火箭的托举下一飞冲天,它预示着实现中华飞天梦已为时不远。这些成功里,包含着多少次排除障碍、降低风险。正是由于对这些不引人注意的细小环节的严格把关,他们才做到了“三个确保”。“神舟”四号发射成功后,许达哲对“神舟”五号载人飞船的成功有了更大的信心。
   在“神五”发射前的中秋,在茫茫戈壁,他充满激情,豪迈地写下了这样的诗句:“中秋何处月最美,塞外戈壁黑河水,共圆中华飞天梦,神箭神舟显神威。”信心归信心,毕竟载人航天是首次。许达哲说:“‘神五’发射前几天,我睡不好觉,脑子里老像过电影一样,看看还有什么东西没想到。发射那天,我在发射现场指挥大厅里。要按电钮了,要点火了,心情真是又兴奋又激动,也有一点紧张。”
   许达哲与航天事业同呼吸、共命运:5次发射,5次亲临现场。1999年发射“神舟”一号试验飞船时,他是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火箭总装厂厂长;2001年发射“神舟”二号飞船时,他是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院长;2002年发射“神舟”三号和四号时,他是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在“神舟”五号飞船发射时,他作为发射队长带领飞行试验大队担负着“长二F”运载火箭和“神五”飞船两大系统发射活动的领军任务。
   浩瀚太空,茫茫戈壁,神箭神舟,抒写着许达哲的豪情壮志,见证了他壮怀激烈的人生。

严谨厚实的基础   造就一代航天人
   许达哲曾获国家教委、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授予的“做出突出贡献的中国硕士学位获得者”荣誉称号;曾获部级“有突出贡献的专家”称号。1995年,他成为当时航天系统最年轻的副院长之一,同年他作为航天工业系统惟一的特邀代表参加了全国科学技术大会。作为航天代表之一,他曾受到过江泽民主席的接见。他的办公室里,还端放着一幅他与江泽民主席握手的照片。当许达哲谈起他从事航天的人生经历时,总忘不了在母校学习、成长的那段岁月--
   许达哲的父母都在南昌飞机厂工作,他的航天梦就是从那里开始的。17岁中学毕业时,他到偏僻的农村插队。他插过秧,栽过树,犁过田,耕过地。不到两年,他农活样样行,还成了农村里活跃的知青。3年后,国家恢复高考,他又激动地做起了大学梦。白天下地干活,晚上点上煤油灯复习功课。他步行20多里的山路去考试,回村后又接着干农活。当时他对自己的成绩没有把握,只报了离家比较近的江西工学院。通知书下来了,他竟以平均分在江西名列前茅的成绩被他没有报考的哈工大录取。当时在南昌飞机厂工作的共和国第一架飞机的设计者陆晓鹏院士告诉他:“哈工大是中国几所最好的学校之一,在航天和国防等方面有很强的实力。”就这样,许达哲成为“文革”后恢复高考哈工大的第一届大学生。
   回忆这段经历,许达哲说:“在农村那段经历是很宝贵的。它对我现在从事的工作很有帮助。从农民身上,我学到了他们的勤奋、朴实。从认识农村开始,认识了整个中国。后来我搞科研的执著和恒心,都和插队时在意志和品质方面的磨炼有直接关系。”
   农村的锻炼给了许达哲坚强的意志,在哈工大读书的经历也同样给了许达哲最宝贵的东西。回忆大学时代,许达哲有说不完的话:“母校‘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优良传统,给我们打下了扎实的基础。那时,我们是‘文革’后恢复高考的第一届学生,学校派了最好的教师给我们讲课。我们又格外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如饥似渴地学,每天都在教室、图书馆、食堂和宿舍间奔忙。在哈工大学习期间,我做过学生会主席,参加过哈工大的乒乓球队,代表学校参加省高校乒乓球比赛,还得了第三名。后来念研究生时我又是班长。我认为,在学校参与活动也锻炼了我后来搞好工程项目的一种组织能力。哈工大 ‘规格严格,功夫到家’的传统到现在我还记得很牢。搞工程、搞科研、从事航天,都必须做到万无一失,必须把风险降到最低,这8个字与我们航天‘严、细、慎、实’的工作作风一脉相承。这个传统对我后来形成良好的工作作风是有很大帮助的。”
   他深有体会地说:“在母校期间是我成长的第一个阶段。我在大学里不仅学到了知识,更学到了掌握知识的方法。因为科学的学习方法,会让我们受益终身。”在母校机电一体化专业学习时,许达哲学了当时十分前沿的计算机辅助设计技术。在编程课上,他的作品不但受到老师的好评,而且还在全系公开展示过。“功夫到家,善于创造”就是当时老师们给他的评价。“是母校给了我坚实的基础,培养了我严谨的工作作风,对我从事工程技术开发起了重要的作用。工程研究要求有组织纪律性,要求有团队精神。航天是有风险的事业,很多技术和决策没有扎实的功底是不行的,不会协调关系、没有必胜信心和恒心也是不行的。”
   扎实的基础造就了他。许达哲在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作设计员时,就已崭露头角。他把在母校学到的计算机技术、机电一体化、自动控制等知识灵活运用到了发射技术研究中。他先后担任了型号主管设计师、副主任设计师,完成了多项重大项目,在型号研制、产品开发中,他取得了10多项技术革新成果。因此许达哲认为,在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期间,是他成长的第二个重要阶段。
   在中国运载火箭研究处于低潮的4年里,许达哲先后担任了“长征”二号等多个型号的总指挥。从1996年开始,他先后任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副院长、院长。在这期间,他结合国际生产质量管理标准,严格抓质量,使运载火箭技术发射成功率稳步提高,使管理工作与国际接轨。
   虽然毕业20多年,但在哈工大学习的日子仍令许达哲难以忘怀。一想起母校的老师,想起同学,他仍有一种温馨和亲切的感觉。“在学校时,我和现在的王树国校长睡上下床。母校搞了校友20年重相会活动,我们见面后都非常激动。我们这个班班风特别好,很有凝聚力。我最感动的是,‘神五’发射成功,我收到了惟一的一份传真,就是我们班同学以全班名义发给我的贺电。我当时很感动,就给他们打电话问:全班同学天南地北,怎么行动的呢?他们说,早就约好了,等许达哲这次任务完成了,就以全班名义发贺电……我保留了这封贺电,它带给我对母校、同学的许多回忆……”
   采访许达哲,话题总是离不开航天。他说:“‘神五’成功发射后,我陪杨利伟到香港去,港澳同胞非常热情,对祖国的认同感很强。他们为中华民族骄傲。我想对于母校来说,更值得骄傲的是,这次受邀到发射现场的只有几所大学,母校的党委书记和校长都受到了邀请。在我的同行中,哈工大的校友很多,他们都在航天事业中做出了贡献。这是母校的骄傲,也是校友们对母校的回报。”
   20年探索太空,20年航天生涯,20年风险历程。许达哲在事业辉煌的同时,在感情上也承受了很多。2000年,“长征”三号火箭发射“风云”二号气象卫星成功1周后,他的母亲在南昌病逝。当时为了不影响他的工作,弥留之际的母亲想念儿子,却又一再叮嘱千万别告诉儿子。当母亲从广播中听到发射成功的消息时,老人留下这样一句话:“这下我可以放心地走了。”许达哲一想起母亲给自己的无私支持和博大的爱,总有一种歉疚之感……
   许达哲是母亲的儿子,是母校的儿子,是人民的儿子,他也是“铁血丹心”的航天英雄。当几代航天人托起了“神五”,“神五”又将杨利伟托向太空时,许达哲说出了这些幕后英雄们想说的话:“火箭的精神本身就是燃烧自己,照亮别人。”在“神五”载人飞船成功发射和回收仅10天后,许达哲就从发射中心迅速返京,开始了“神舟”六号载人飞船系统工程的准备工作。被誉为“神舟”五虎将的尚志,是典型的东北人,走路铿锵有力,说话掷地有声,做事雷厉风行。然而在他豪放、严厉的背后,又有着对工作、对同事、对母校一份细致而丰富的情感。也许这些简单的线条并不足以勾勒出这位“神舟”飞船系统副总指挥的形象,也许我们只有从他的经历、从他的话语中才能感受到他深沉厚重的“神舟”情与母校情。

编辑:助理 来源:哈工大报

新闻搜索

今日新闻

投票

十大新闻